入昆第2子落定!实地2.4亿元摘昆明晋宁区昆阳站站前广场105.4亩地

乐居买房讯(编辑 夏娅)1月17日,晋宁区昆阳街道办3宗约105.4亩土地在昆明市晋宁区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拍卖出让,最终被实地地产旗下公司昆明中和实地置业有限公司以底价2.4亿元揽入,楼面价约900~1103元/�O,土地单价约228万元/亩。继实地・昆明花鹤翎之后,实地地产入昆第2子落定晋宁。

此3宗土地编号为JN2019-49、JN2019-50、JN2019-51号地块,其中JN2019-49、JN2019-50号地块土地性质均为零售商业用地、批发市场用地、餐饮用地、旅馆用地、城镇住宅用地,容积率>1.0且≤3.8,面积合计27050.16�O(约40.58亩),楼面价900元/�O,土地单价227.97万元/亩;JN2019-51号地块土地性质为城镇住宅用地,容积率>1.0且≤3.1,面积为43216.88�O(约64.83亩),楼面价1103元/�O,土地单价228.02万元/亩。

从地理位置来看,此批地块位于晋宁区昆阳街道办,东凤路以北、蓝色经典以东,临近昆阳火车站,距离晋宁区人民医院也较近。根据交易信息,土地竞得人需按照《昆阳火车站前广场片区(A-2地块)控制性详细规划修改方案》配建广场、社会停车场、公园绿地,其中:规划要求在A-2-10、A-2-11两地块布置地面公共停车场,总用地面积1.21公顷;在A-2-08广场用地地块南侧布置地下公共停车场,面积约13600�O;其他按照控规要求配建。土地竞得人配建的项目设计方案需经区规委会通过后才能实施。配建项目与出让地块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建设完成并经政府相关部门验收合格后,配建项目无偿移交政府部门。

在居住配套教育设施建设方面,达到配套建设教育设施标准的,严格按照配件标准及相关建设规范执行;达不到配套建设教育设施标准的,确定规划设计条件前,参加招拍挂的企业或单位必须服从政府教育整合方案并履行教育代建须承担的资金,其它事宜严格按照规定执行。同时,配套教育设施应与居住区项目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交付使用。分期开发的住宅项目,原则上应与第一期住宅项目同步建成交付使用。配套教育设施建成后,应无条件移交区政府。

目前,昆阳已吸引了招商蛇口、华侨城、新城控股、俊发等品牌房企进驻,开发有招商依云郡、招商依山郡、招商依湾郡、华侨城・公园悦府、晋宁吾悦广场等项目。此次实地揽地,晋宁再迎品牌房企,这也是实地地产入昆第2子。随着开发推进,昆阳片区也将迎来更大发展。

【购房资讯轻松享,快来关注乐居网】

文章来源:乐居买房

怎样留住高级职称女教师?广东省人大代表建议优化退休年龄政策

南都讯 记者杨亮 延迟退休是近年来一个热点问题,对于拥有高级职称的广东女教师群体而言,如何优化现有退休年龄政策规定,既激发她们的积极性,又能吸引更多优秀女老师能够更长久的留在教师队伍里?广东省人大代表、民进中山市教研室支部副主任刘燕今年两会关注师资队伍建设。

刘燕在广东省两会上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目前的规定,高级职称女教师退休年龄或者是55岁,或者是60岁。许多老师在55岁之后仍有继续从教的意愿,但由于如果55岁不退,就必须要等到60岁才能退休,5年的时间跨度太长,不少老师担心5年很多事情难以估量,如身体、家庭(是否需要带第三代)等原因,于是选择早点退休。

“我做了调研,现在只有9.65%的高级职称女教师有意愿55岁不退休,但如果能够优化高级职称女教师退休年龄政策:如果55岁没有退休,60岁前如有需要,可以提出申请经批准退休,就会有52.7%的高级职称女教师有愿意选择55岁不退休。”刘燕说,目前她已经就此形成了建议,将在今年广东两会上提交,希望有更多优秀女老师能够更长久的留在教师队伍里。

天津警方严查非法烟花爆竹案件 又有4人被拘留

春节临近,为进一步加强烟花爆竹安全监管工作,严厉打击非法生产、经营、储存、运输和燃放烟花爆竹等违法行为,有效预防、坚决遏制烟花爆竹事故、案件的发生,公安宝坻分局结合市公安局“万名民警进百万家”活动部署总体要求,积极推进各项工作开展。

截至目前,分局已查获非法运输、储存危险物质(烟花爆竹)治安案件10起,行政拘留10人。

1月8日下午,公安宝坻分局治安管理支队四大队会同史各庄派出所开展走访活动。当民警来到史各庄镇村民张某家中时,发现张某家院子东侧的彩钢房内堆放着许多烟花爆竹。经过清点,共计62箱。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规定,公安宝坻分局对违法人员张某(男,46岁,天津市宝坻区人)予以行政拘留十二日,62箱非法烟花爆竹全部予以收缴。

1月13日下午,口东派出所民警巡逻至口东开发区时,发现路边停放着一辆白色三厢轿车且车旁男子见到警车后便迅速上车,准备离开。民警见状,立即上前将该车拦截。检查发现,在轿车的后座及后备箱内装满了各类烟花爆竹,共计21箱。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规定,公安宝坻分局对违法人员于某(男,34岁,天津市宝坻区人)予以行政拘留七日,21箱非法烟花爆竹全部予以收缴。

1月12日下午,王某某在不具备储存条件的宝坻区尔王庄镇尔王庄村一仓库内非法储存各类烟花爆竹117箱。根据群众举报线索,1月13日中午,治安管理支队四大队会同大白庄派出所将其查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规定,公安宝坻分局对违法人员王某某予以行政拘留十五日,117箱非法烟花爆竹全部予以收缴。

1月3日上午,唐某某(男,31岁,天津市宝坻区人),在未取得危险货物道路运输许可的情况下,驾驶一辆拉载18箱烟花爆竹的五菱宏光面包车,途径宝坻区大唐庄镇鲫鱼甸村时被大唐庄派出所民警当场查获。随后,民警又到其家中查获烟花爆竹10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规定,公安宝坻分局对违法人员唐某某予以行政拘留七日,28箱非法烟花爆竹全部予以收缴。

2019年新会GDP预计增长7%

1月14日,新会区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召开。记者从会议上了解到,2019年新会地区生产总值预计同比增长7%,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预计增长8.5%。

去年,新会成功引进超20亿元项目8个,亿元以上项目52个,总投资超350亿元。开展4次重大项目集中动工(投产)暨“两看两比”活动,展示项目48个,总投资260亿元。中集智能物流装备、旺盈印刷包装、恒粤家具3个超20亿元项目实现了“当年签约、当年供地、当年动工”。

与此同时,主导产业继续壮大发展。大健康、新材料、先进装备产业产值近700亿元,中车广东公司完成股权调整,中车动车组检修、芳源正极材料、威立雅新能源建设加快,无限极智能改造、博睿恩技术、�V田正川等项目投试产。

【文/图】见习记者 李霭莹

【作者】 李霭莹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视频曝光!乌克兰坠毁客机成火球 170人或全部遇难

【现场视频!#乌克兰客机在德黑兰坠毁#】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消息,一架乌克兰客机在伊朗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附近坠毁,机上载有170名乘客,飞机型号为波音737,起飞后很快坠毁。初步报告称由于技术问题导致坠机。当地民众拍到的坠机画面。

伊朗紧急医疗事故负责人表示,已派出了救援人员和救生队以及消防员;现场火势强劲,消防员试图控制,但因火势太大无法进行救护,所有乘客可能全部遇难。

本文来源:央视新闻 责任编辑:张宪超_NN9310

劲销501亿,金科蝉联大重庆区域王中王!

劲销501亿,金科蝉联大重庆区域王中王!

2020年元旦,重庆克而瑞发布了2019年大重庆区域销售业绩排行榜,金科以501.5亿金额独占鳌头,遥遥领先于第二名,且领先金额高达184.4亿。而金科也在大重庆区域连续第七年获得总销售额第一了。

501.5亿是个什么水平,我们采用克而瑞的榜单(因相同的口径更便于比较),2019年按照全口径金额计算,排名全国67名的企业销售金额为502亿;按照权益金额计算,排名全国54名的企业为503.5名。也就是金科仅凭重庆一个城市的销售,便可以排名全国前55名,这更加凸显了重庆金科傲人的业绩。而放眼西南5省市,金科则是唯一一家在一个城市突破500亿总销售的房企。这样的业绩,凸显了金科在大重庆市场绝对的王者地位,以及短期内其他企业根本无法撼动的领跑优势。

2019年12月27日,重庆房地产开发协会发布的《2019年重庆房地产开发企业测评前50名企业》中,重庆金科高居排行榜首位。

本文接下来将详细解析金科如何做到这骄人的业绩的?

1、分享城市红利,大力加码重庆区域土储

巴菲特享誉全世界的投资名言是分享国家成长的红利。而本阶段全国房地产行业高速增长,就全国而言,一是分享国家繁荣的经济红利;二是分享中国城市化的红利;三是分享人口红利。而这对应一个具体城市而言,也完全适用,直辖以来,重庆经济突飞猛进,高速增长,重庆的GDP在2018年就达到了20363亿,一举迈入2万亿俱乐部,而在直辖的1997年,整个大重庆的GDP才1500亿。高速的经济增长必然带来资产价格的快速上升,驱动城市房地产行业高度繁荣,大重庆房地产市场销量已经连续4年超过6000万方,雄踞全国市场的榜首。

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一家重庆本土企业,加大对重庆城市的投入,显得如此自然而然,在已经过去的2019年,金科在大重庆区域内,新增土储319万方,同样高居全重庆房企之首,其中主城新增114.3万方,郊县新增204.7万方,重庆区域的土储总量达到378.2万方,按照2019年的去化速度,当前土储能满足1.9年的去化时间。

在大力增加土储的同时,金科特意注重提高了单位产品的价值。在之前的年份,金科的成交均价一直是与其他房企竞争的短板,而成交量则是金科则一直跻身于市场前列。因此金科在增加土储的时候,特意注重到了这一点。在金科土储中,单价低于1万元的仅占13%的比例;单价在10000―12000元占44%;单价在12000―15000元的占比为30%;单价超过15000元的占比同样为13%,这样的价格结构,确保了金科总体均价的上升以及利润率的上升。

2、全面均衡布局,重点突破

金科对重庆基本实现了全域覆盖,目前除了秀山,酉阳,彭水,黔江,石柱,武隆,巫溪,城口,潼南等9个县域没有布局外,其他区县已经进行了全覆盖。

在主城方面,金科注重深耕北区,拓展西区,进驻南区,且在各个区域均取得了骄人的业绩。今年市场最热的蔡家,金科2019年市场占有率高达27.42%,为蔡家名副其实的组团之王。北区的另外两个网红组团,水土和龙兴,金科也均有较多的布局。

西区一直是金科的重点主攻区域之一,从2009年的廊桥水乡开始,2019年金科更是加大了在西区的布局,与其他房企联合拿下三宗地块,增厚了金科在西区的土地储备与强化了西区的战略布局,2019年金科还在大渡口区域布局,完善了重庆西部片区的布局。相对而言,南区是金科龙湖等本地领先房企涉足较少的区域,2019年金科进驻鹿角,李家沱等组团,自此重庆主城9区,金科已实现全覆盖,同时较早落地南区茶园的金科博翠园项目,19年单项目实现了16亿销售额,取得了良好的业绩与市场口碑。

在区县方面,金科同样秉承了全面开花重点突破的策略,深耕1小时经济圈的涪陵,江津,永川,璧山等区域,其中江津一个区就布局了5个项目,其他重点区域也有多个项目布局。良好的布局是企业高速成长的制胜之道。

截止2019年末,金科在大重庆区域总共119个项目,其中主城区56个,郊县63个。丰腴的土地储备,完善的产品布局,将是金科继续蝉联大重庆区域王者地位的有力保障。

3、顺应时机,优化产品系列,突破规模发展瓶颈

企业要做大做强,产品的标准化的完善是必不可少的基本功。这也是企业产品力的具体体现,如果一个企业拥有了良好的产品体系,一旦市场风口打开时候,就能迅速扩大布局,一举完成市场的超越。金科在借鉴其他企业的优点同时,结合自身企业的特征,最终确立了三大产品系:琼华系―金科顶级豪宅产品系列,以金科九曲河为代表,成功成为重庆别墅市场的标杆之作,据克而瑞统计数据表明,在重庆别墅500万以上总价的成交排行榜上,九曲河在1―11月以3.4895亿高居全市第一;博翠系定位为高端改善性产品系列,以新中式的东方美学为主打精神,产品一亮相便受到市场热捧,其中茶园金科博翠园2019年获得15亿销售额便是明证;三是集美系,为都市首改系产品。三个不同的产品系列定位分别对应了三类不同的购买人群,从项目定位就开始瞄准目标客群进行精准定位。

在规范和完善产品系列以后,金科进行规模扩张的瓶颈已被破除,同一个产品系在设计选材营销方面都有较高的相似性,确保了项目尽科能高速的运营。在全重庆房产企业中,依据克而瑞的统计数据,金科的周转率超过0.6,领先于其他重庆同行,凸显了产品标准化后金科效率的提升。

4、良好的口碑与客户规模的扩大,是金科继续成为重庆市场王者的保障

2019年对重庆房企来说,渠道之痛正成为企业难受承受之重,这点对于新进入重庆区域的企业来说,更是如此,而对象金科这种深耕重庆20年,拥有庞大的客户基础来说,老带新是突破渠道约束最佳策略,而客户基数越大,老带新的成交比例就更大,对企业摆脱渠道约束的能力也就越强。客户基数是一方面,同时客户口碑是更重要的一面,当然客户口碑和客户基数也是互为因果的,有庞大的客户基数必然有良好的客户口碑,而良好的客户口碑反过来会促使客户基数更加庞大。而金科在维护业主关系和口碑方面,更是二十年如一日的持之以恒,以高端的九曲河为代表的贴心管家服务,或者以持续了12年之久的金科邻里活动节等为代表的活动,持续有效的拉近了金科与业主之间的情感,形成了金科与业主之间良好互动的纽带。

后记:2020年的房地产市场可能会较之前显得不那么顺畅,而对于一个对于房地产市场依赖颇深的城市就更是如此。但如果你身在房地产行业,抱怨不是你的选择,透析市场形势,精准把握市场脉搏,在弱市中逆向成长与超越才是每一个地产人应该要做的事,在这点上,金科无疑是整个重庆地产行业的榜样和表率。

重庆“鼓浪屿”,要来了!

以九龙半岛、钓鱼嘴半岛为主要区域的重庆长江文化艺术湾区控制性详细规划方案,已于1月7日进入公示阶段。这意味着,总面积26.6平方公里的长江滨江区域,即将进入到实际改造阶段。

规划中可以看到,这里定位为长江上游文化艺术中心,将建设和谐自然的主城滨江绿色生态走廊。规划城市建设用地面积1965.41公顷,居住建筑规模不超过1330万平方米、商业商务建筑规模不超过326万平方米。规划居住人口30万人。

这里,还规划了大片公园绿地。

滚滚长江流经重庆主城,形成三大半岛。

渝中半岛已基本成熟、商业、金融发展蒸蒸日上,开始向国际化中心城区进军。

九龙半岛因为四川美院长期驻扎的缘故,艺术底蕴浓厚。那里五彩缤纷的墙上涂鸦、带着轰鸣声沿江而过的绿皮小火车、再加上交通茶馆10元一碗的怀旧老荫茶,即便不改造,这里照样可以吸引众多游客。

而钓鱼嘴半岛,历史上略显尴尬。这里曾经是繁华的码头渡口,车来人往。但现如今,它只是一些亲水休闲和钓鱼爱好者喜欢去的地方,显得有点小众。

在这主城三大半岛的规划中,渝中半岛主打商贸,九龙半岛主打艺术,钓鱼嘴半岛主打音乐。

但钓鱼嘴半岛要主打音乐产业,这里即没有音乐学院的旧址,也没有钢琴博物馆的历史。可以说,这里历史上就没有过音乐的痕迹。没有一点音乐底蕴,这里如何唱响长江之歌呢?

钓鱼嘴没有音乐底蕴,但钓鱼嘴所在的大渡口,底蕴却不是一般的深。

首先,大渡口,是“钢琴王子”李云迪的家乡。

早在2013年,大渡口区政府就邀请李云迪为大渡口代言,有让昔日的“钢城”变成“钢琴之城”的计划。

在去年的重庆区县“双晒”文旅推介活动中,李云迪通过网络观看了大渡口视频作品,对此感觉非常震撼,同时又倍感自豪。特别是大渡口保护性开发好钓鱼嘴滨江湾区,打造主城音乐文化半岛的计划,令他十分振奋,他表示非常愿意为家乡发展作出自己的努力。

除了李云迪之外,大渡口还有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和音乐有关。

古琴艺术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结晶。其流派较多,泛川派为其中一种。蜀派古琴,后也称川派古琴,主要分布在重庆市大渡口区、四川省等。

泛川派的建立,对于川派琴风影响极大,张孔山独创的《流水》作品最具代表性,有“七十二滚拂”之称,为琴曲之珍品,倍受琴家所推崇。

时至今日,泛川派古琴艺术经过长期的创造发展实践,已形成了自己独有的特点:稳健豪放,朴实无华,有蜀声噪急雄奇之貌,又兼有清和坚实之风。

2016年,此艺术入选重庆第五批非遗名录。

此外,大渡口跳蹬上梁歌、跳磴石工号子,均是朗朗上口的民间歌谣。它们也都入选了市级非遗项目。

这些,都是大渡口的音乐元素,也可为未来的钓鱼嘴半岛,注入音乐的影响力 。

在去年10月,在中国音乐节享有极高影响力的草莓音乐节,来到了重庆大渡口举办。

这被视为是既是大渡口区按照市级战略启动的第一个大型音乐活动,也是打造长江艺术湾区、钓鱼嘴音乐半岛的适机预热和积极探索。

目前,大渡口区与草莓音乐节的运营方――北京摩登天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加强合作,同步打造音乐产业园、音乐综合体等音乐产业。大渡口还积极引入上海亚音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成都星娱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等音乐行业头部公司,共同打造未来的钓鱼嘴国家音乐产业基地。同时,一所以音乐专业为主的高校和音乐版权交易中心也在策划中。

钓鱼嘴音乐半岛,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极具音乐基因的厦门岛屿鼓浪屿。

19世纪中叶,西方音乐就传入了鼓浪屿。

1878年,鼓浪屿已能听到管风琴的演奏声。

1913年,鼓浪屿出现了第一架钢琴。

后来,音乐普及到学校、社会、家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鼓浪屿拥有钢琴的密度居全国之首,获得“钢琴之岛”之美誉。

2000年,鼓浪屿钢琴博物馆落成。那是中国唯一的一座钢琴博物馆。馆内收藏有近百架世界珍贵的古钢琴与钢琴烛台,清晰地展示钢琴的发展史。其中最特别的是70多架古老的欧洲与美洲钢琴,它们被集中陈列在馆中。

如今漫步鼓浪屿,除了可以看到迷人的“万国建筑”、走过悠长的青石板路、品尝新鲜的海岛美食之外,你随便走过一个街头巷陌、斑驳老房,都能听到从房间里,传来的阵阵钢琴声。

那悦耳的琴音,既如《不能说的秘密》里的七指连弹,又如《海上钢琴师》里的纯美音调。总之,让人陶醉。

直到今天,鼓浪屿岛上,仍住着数以百计的音乐世家。他们时常会面朝大海,弹琴高唱!

鼓浪屿与音乐的结合,如今已有百年历史。

而钓鱼嘴与音乐的结合,才刚刚开始。

它不可能完全像鼓浪屿那样,让整个半岛都充满纯粹音乐的悦耳旋律。

它只能另辟蹊径,从音乐产业出发,开始自己的音乐建设。

比如,成立相关音乐学院,发展音乐教育。

再比如,引进唱片等产业公司,发展音乐经济。

还比如,开展音乐会、音乐节,邀请歌星来开演唱会,邀请歌迷来狂欢、呐喊。

钓鱼嘴规划了大片公园,这里本来也有绿地、有江景,还有小火车,还有一些老厂房、老院子。

这种场景,匹配上音乐节,会让人感觉小清新;配上音乐产业,会让人有灵感,来作曲;配上音乐教育,也会让人更有心思,接受音乐的熏陶。

未来,这里更可以和大渡口重庆工业博物馆、九龙坡黄桷坪半岛连成一片,通过小火车串联其中,江景、旋律、旧站台、涂鸦村、老茶馆……一条文艺范儿,即可展现在人们眼前。长江上游的文化艺术中心,因此可唱响自己的长江之音。

要奏响这让人憧憬的音乐之声,除了需要政府规划,也需要企业参与。

2019年12月23日,大渡口区与绿地西南重庆区域举行了钓鱼嘴半岛听江艺术中心项目签约仪式。绿地 听江艺术中心是为引入音乐资源而打造的艺术共享平台,它将半岛、音乐和生活方式融入了项目整体规划中。力图整合绿地全球资源,为钓鱼嘴半岛音乐文化艺术产业树立标杆。

绿地集团重庆置业有限公司营销总监叶艳表示,作为音乐半岛开发的桥头堡,绿地将继续发挥集团多元产业优势,努力为大渡口打造一个集音乐产业和绿色宜居的生态环境于一体的生活圈,助力滨江文化艺术湾区、钓鱼嘴音乐半岛宏伟蓝图早日实现。

(正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号。谢谢!)

谷雨丨北漂文青群像:蜗居城市边月入三千 宁愿借钱也要待798

谷雨年终策划《2019人生大转场》之《五环青年》,进入第四站――艺术区。融入城市还是远离?先求稳活下来,还是不惜代价追求属于个人的体验?在五环上的艺术区,现实和理想之间始终存在着尖锐的碰撞。这里的艺术家说,北京这个城市,不做任何事,就会把你的自命不凡消耗成生活的自顾不暇。

北京东北五环,围绕798,这些听起来和艺术毫不搭界的地点――环铁、草场地、黑桥、酒厂、费家村,都是活跃的艺术家聚居地和文艺青年漫游地。不过,随着租金上涨和生活压力增加,这一个个艺术岛屿,正朝向更远的城市边缘迁移。

谷雨年终策划《2019人生大转场》之《五环青年》,以下是艺术区的故事。

摄影并文丨曲俊燕

编辑丨汪若菡

出品丨腾讯新闻谷雨 x OFPiX

11月9日,草场地艺术区,摄影师屈兆恒的工作室门口被贴上了要求五日内搬离的通知。租户们有些不知所措――这是一处“违建”住房。当晚,大家讨论了所有选项:原因、对策、附近房源、最快搬家速度,但最终无果散去。

清退的“子弹”飞了一个多月,终于在12月下旬落地。居民们被正式要求搬离工作室。屈兆恒不想离开,但短时间内很难找到符合他要求的空间,只能打包先借住朋友家,来年再想办法。

融入城市还是远离?先求稳活下来,还是不惜代价追求属于个人的体验?在这里,现实和理想之间始终存在着尖锐的碰撞。

朝阳区崔各庄乡费家村的一个艺术园区内,写着“艺术”字样的置物架。

屈兆恒在草场地一间画廊看展

草场地是屈兆恒最后的坚持。他的工作室比通州、顺义甚至密云的都贵,在六环外的宋庄,那里差不多大小的地儿年租金才不到3万。但他喜欢这里独一无二的艺术氛围:“这里非常多元化,能接触到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屈兆恒出生于1995年,之前拍过纪录片,艺术、纪实、商业摄影都尝试过,还想过攒钱去北京电影学院的电影摄影进修班。“我的作品比较碎片化,是因为我整个人的状态碎片化,和生活状态不稳定有关。”他和朋友已经合作搭建了一个六七人的团队,照片、短片都能拍,业务眼看着要好起来,忽然要离开,“头都有点晕了。”

“北京这个城市,你不做任何事,它就会消耗你。”屈兆恒的老乡,画家谢正赛说。

屈兆恒的工作室搬离前后

屈兆恒2016年来到北京,在搬到草场地之前,住在谢正赛位于环铁的艺术工作室里。谢正赛一开始劝他,要慢慢来,在艺术圈周边住下来,找个稳定工作。但屈兆恒就是想要先弄一个自己的独立空间,“方便搞创作,见朋友”。他是靠借钱把工作室张罗起来的,在这儿住了近一年,还没还清债务。

“我不知道我能走到哪一步,来北京之前目标就是扎根下来,”屈兆恒说,“我在意的是体验和经历不同的东西。”至少,他在自己的工作室里过上了喜欢的生活,一方面努力接活,一方面种花种草,收集一些老物件,朋友来了就一起聊天喝茶。

张彤在出租屋内,窗外就能看到央美的位置

张彤来北京是“想看看那些自由艺术家朋友是怎么生存的”。2017年,24岁的她意大利那不勒斯美术学院毕业后,在798一家画廊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考上了为期一年的央美进修班,目前正准备申请博士。

张彤把在央美旁租的10平米小屋称为“宿舍”,每月教课加上偶尔卖画的收入,差不多能抵消3100元的房租。

平时,住所和学校两点一线是张彤的常态。她一门心思想把学业和创作完成好,朋友的邀约也很少去,“我总会想我的画怎么办,今天不去工作室怎么办。其他的欲望都降低了。”

她不太愿意说出自己的理想,不是没有目标,而是想先全力以赴去做。“相较于生活来说,自己太渺小了。”

姚新会,装置与多媒体艺术家

姚新会在草场地的核心地段有一间100平米的工作室,作品已经在不少艺术机构举办过展览。姚新会是先在杭州当了一年大学老师才来的草场地。她的收入来源,主要靠卖画和基金支持。“钱不多,能保证把作品做完。就这样坚持着。”做装置作品的材料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她只能尽量减少生活成本。

在一个作品里,姚新会设置了两条轨道,一个物体围绕着轨道转,有时在轨,有时脱轨。背景声音不断重复着“你是很重要的”。

“现在只有靠扩大作品影响力,来冲淡在北京的生活压力。”姚新会说。而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纪乐熙在住所附近的早市买菜。这里菜价便宜,食材种类多,他经常过来。

12月9日,他在银河SOHO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的面试以失败告终,一个实习岗,日薪150元,对方甚至没有要求看他的作品集,他的美术专业技能完全用不上。

300多个联系单位,投出近50份简历,这是纪乐熙在北京3年来招聘软件上的数据。两个多月了,他仍然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我在北京的经历太‘精彩’了,每年经历那么多事,感觉像过了好多年。”1992年出生的这个年轻人头发越来越少,他干脆剃了光头,“都是被故事压的。”

对着镜子和自己说话,是纪乐熙排解孤单、反省自我的方式。

油画专业毕业后,纪乐熙来到北京。大学时代,他每月至少一次坐火车到798看展。真开始在这里生活,纪乐熙的第一个反应是:“卧槽,无情。”

纪乐熙的艺术梦变动很大,之前想在798做展览,摸索自己想做的艺术形式,也想和很多人一起开工作室,做玩具、动漫和周边,像宫崎骏那样。

“但每次规划都跟实际经历差很多,”3年里,他找的6个工作都和美术沾点边,但跟艺术没什么关系,比如画墙绘、教成人美术班、画装饰画之类。他最不喜欢的工作是在宋庄带高考培训班,虽然每月能拿1万还包吃住,但是艺考培训是打鸡血的事儿,经常加班到三四点,差点把身体拖垮,医生问他“要钱要命?”于是他干到满一年就辞职了,还戒了烟,下决心好好养生。

从来北京到现在,纪乐熙先后搬了10次家。裸辞后,他从宋庄搬到了798附近,这里“看展蹭课都方便”,而且算是市区,机会多,离朋友也近,相比之下,“村里太孤单了”。为了找工作,他还花一万五报名学了数码插画。

纪乐熙说自己看《小丑》看哭了,觉得特别像自己,“怎么还有跟我一样惨的呢”。他的作品在自己的出租屋没有地方放,大部分都搁在宋庄。

“有时候会觉得不公平,付出努力了,却没有合适的机会。”纪乐熙说。这3年里,他不是没有高光片段,但是总差那么一点。这中间,一直支持他创作的母亲去世了,这是他到北京后遇到的最大的坎儿,花了很长时间才振作起来。

“所幸现在状态调整得差不多了,”之前在宋庄带的学生有考上央美的,纪乐熙经常向他们打听有什么讲座可听。“现在00后很强,接触信息也多,我只能不断学才能不落下。”

一次面试结束,纪乐熙看到楼下摆放着几个公共艺术品。红色的小熊,是他在宋庄生活时认识的一个艺术家创作的。

近两个月里,纪乐熙发出去了50多份简历,在找工作的同时,他还在画自己的儿童绘本,绘本主角是一对父子,爸爸的形象跟他很像。

“我还是越来越好了,至少从村里搬到了市里。”

纪乐熙创作的绘本里两个画面,灵感来源于他和父亲的故事。

对于纪乐熙来说,目前他最需要的,是一份稳定工作,一个单独的居住空间,这会帮他找回更好的状态。

而正是稳定这个问题,让姚新会与家人之间保持着一种“客气的距离”,还有“都不走进对方内心的一种节制”。“父母希望我做教师、公务员。他们会说,你为什么要跟别人不一样,别人都能做,你怎么不能?”

姚新会在工作室中调整自己的一件装置作品

“‘会’字是人在云上,不接地气。”姚新会的朋友小唯这样评价她。但除了自由艺术家,姚新会没办法想象自己去做别的工作。她首要的任务是不断创作,提升作品的影响力,争取得到国际上的认可,至于家人与社会上惯常的看法,她一点也不在意。

小唯

与姚新会相比,小唯更在意追求一种生活方式。很多人都在说“要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但真正做到的人很少。音乐学院声乐系毕业后,小唯一直在践行着这个目标。2015年,27岁的她从成都来到草场地,原因特别简单,就是想“体验一下北方那种住平房的生活。”

小唯和男友住在草场地的两间平房中,与音乐、书籍为伴。她很满意自己的状态:作为自由职业者教学生弹钢琴,在教育中获得成就感;每天睡到自然醒,起床晒太阳、喝茶,有充足的时间和心情练琴、看书、听音乐、发呆……

“你得控制欲望,花最短的时间满足基本物质需求,不要被世俗生活过度羁绊,”小唯说,“当然,这样做你得有勇气失去很多。”

艺术家们的聚居生活,未必会因为有相同的追求而“情投意合”。有画家说,艺术区里最容易分出三六九等,因为信息通畅,谁怎样了大家心里都清楚。

无论在宋庄还是798,即使在人堆里,纪乐熙在北京也经常“极其孤单”,这个时候他靠画、写、对着镜子自说自话来保护自己。

但身边有与自己相似,或更加特立独行的人,确实会增加年轻人们坚持这种生活的勇气。姚新会说:“跟你相似的人就在身边,你就会觉得这世界还挺好的。”她在草场地认识的朋友五花八门:做实验声音的、搞雕塑的、画画的、写剧本的、在画廊工作的,还有艺术媒体撰稿人。除了艺术圈,这里还有村民、打工者、在望京上班的白领、做调研的外国学生们。

北京顺义,小唯在一场冬至夜的party上唱歌,这场活动吸引了不少艺术家的参与。

一个能够容纳艺术家的社区必定有很大的包容性,一旦被市民顺利接纳,这一区域就会像个多元生态的熔炉,铸造出各种新的人际关系――艺术渗入了这一区域的毛细血管。姚新会几幅描绘声音的画就挂在草场地村里的一家米粉店中,在米粉店旁边的小空间做展览时,也时不时有村民进来瞧瞧,“他们其实挺想看看你究竟在做些什么。”

草场地一家米粉店里,挂着姚新会的绘画作品

米粉店的老板可谓这个杂糅生态圈的冷静观察者:“房租太高,年轻人活不下去,但做当代艺术肯定要跟城市发生关系。”

搬离草场地,屈兆恒很快就想开了。劝他不要做工作室的朋友现在也安慰他:“至少你经历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跟房东和各种人打交道,进入这个状态是对的。”

“没有最理想的状态,只有无限趋近,”屈兆恒说,“只要不被压力压死,就轮到我了。”

梦想总比现实“远”一环。幸运的人给了梦想一个伸张的可能;更多的人存活下来,却被工作和生活一点点磨掉棱角。在城市的深水中,一个个小泡泡,非常微弱地“噗”了一声,碎掉了。

屈兆恒和朋友走在草场地的居民区中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出品人丨杨瑞春

项目主持丨任悦*、詹膑*

项目监制丨王波

项目协调丨迦沐梓

摄影丨肖予为*、谢匡时*、张小菠*、曲俊燕*、赵天艺*、曾可*

编辑丨汪若菡*、赵天艺*、金赫

视觉设计丨王鑫

运营丨杨若凡 任佳培

*为共同版权方OFPiX团队成员

郭碧婷凶向佐:我和初恋还是好朋友!看到向太反应,网友不淡定了

说起现代人的恋爱观,十个人可能都有一百种想法,比如“分手后,还能和前任当好朋友吗?”就是一个比较常见的话题,然而在前段时间在《我家小两口》的节目录制中,向佐和未婚妻郭碧婷也聊到了这个话题,不过,对于前任的处理方式,夫妻俩的做法却截然不同!

向佐认为,与前任分手后就不会再联系了;反观未婚妻郭碧婷则不一样了,她直言道自己和前任还一直都有联系,而且前任还是自己的初恋呢。看到向佐一脸不淡定的样子,她还故意凶道:我和初恋是好朋友,还强调是经常都有联系的那种好朋友。一时之间,向佐也不知该作何回应,只好低头继续默默地吃东西了。

不料,向太此时却露出了宠溺的笑容,这一幕反而让网友都不淡定了,原来她是看到向佐在为郭碧婷吃醋的样子后,心里觉得很有趣。然而对于郭碧婷依旧和前任做好朋友,向太也是毫不介意,毕竟能做好朋友才意味着他们已经彻底放下了过往,不知,大家对此又是如何看待的呢?你觉得郭碧婷是真的已经放下对前任的爱了吗?

华为老总任正非千金走红网络,气质颜值不输女星,笑起来可盐可甜

随着现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大家关注的不仅是电视荧幕前的明星,还有很多上市公司的富二代们,其中很多人不仅生活条件卓越,长得也非常精致,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其中华为老总任正非的千金最近就走红网络,大家可能都认为是孟晚舟,但其实是他的小女儿叫姚安娜。

姚安娜之所以引起大家关注,是她在出席一档名媛晚会时的优秀表现。当时晚会上有很多富豪千金子弟,但她却是很特殊的一个,对于名利场合并不在意,眼神高傲冷艳,非常吸引人注意力。也正是因为这个让她迅速走红网络,如今她的粉丝也迅即上涨,知名度并不比明星们差。

通过照片可以看到,姚安娜的长相属于非常古典的美,浓眉大眼非常漂亮,脸部轮廓也很明显,凝视镜头时娇俏可人,非常招人喜欢。尤其当她卷发的造型配上漂亮的裙子,更显出她高贵的气质,很多人还说她的颜值和气质都不输当红女星。尤其是当她笑起来的时候更是可盐可甜,集英气与甜美于一身的女孩子,应该也就她能这么完美驾驭吧。

其实除了她颜值高外,还毕业于名牌大学,继承了爸爸任正非超强的商业头脑,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担任了哈佛大学中国论坛市场的负责人。姚安娜无论从哪一点看都是无可挑剔,从她的身上,也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大家闺秀,这一点让人不得不服。不过让人惋惜的是,网上关于姚安娜的照片并不多,如此优秀的女孩子成为明星应该也毫不逊色,大家是怎么认为的呢?